陆也却

就是一个死肥宅。

【凯金】齐刘海

*ooc注意,小学生文笔注意
*是小甜饼啦
“很喜欢留齐刘海,是因为,当风吹过时,发梢抚过额间,亲吻着眉眼,很温柔。”
“就像,那个少年的笑容,如沐春风。”
长发的少女在日记本上这样写着,笑容很甜。
即使是被称为小魔女的她,当有了心中的那个男孩,也开始变得温柔了呢。
凯莉轻轻摩挲着指尖的一撮刘海,想着那个金发碧眼的男孩,那个曾经挡在她身前,说着会永远保护她的傻小子,金。
而这时,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也正好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“凯莉凯莉!”金露出了他的招牌傻笑。
凯莉吓了一跳,连忙收起了自己的日记本:“你这是又怎么了?”
金嘿嘿一笑,从身后取出了一个小小的星星状的东西递给凯莉:“我前几天看到这个发夹就觉得特别适合你,就是有点小贵,要三十积分呢,不过,如果是你戴上的话一定会超——好看!”
“笨蛋!”凯莉说着一个爆栗敲在金的脑壳上,“一个小发夹怎么可能要三十积分,你又被黑心店家骗了吧!”嘴上不饶人,手却已经忍不住将发夹戴上。
毕竟,那可是她心仪的少年送的。

第二天当凯莉百无聊赖地对着小镜子看着发上的那颗小星星发呆时,突然从镜子中看到金的身影从远处奔来。
她转过身,一看金的表情就知道有事:“又有什么事?”
金脸有点红,笑着挠了挠头,“我……我想向你请教一些事。”
凯莉挑了挑眉说道:“什么事情需要请教本小姐?说来听听。”
“就是……”金对着手指,欲言又止,止言又欲,“想问你,怎么追求女孩子……”
惊天霹雳,铁树开花水倒流,金居然要追女孩子了,凯莉表示她有点想死。
养了这么久的白菜要去拱猪了,凯莉的内心十分简单,连头顶的呆毛都萎了下去。
但是面对自己的暗恋对象,她表示,自己还能抢救一下,不就是帮他追女孩子吗qaq我凯莉有什么不能做的!
但是,没有任何经验的她,对这方面也无能为力,思考半天,也没想出什么办法来。
“……实在不行就送花,然后直接表白!”凯莉脑一抽,说出这个方法。可以说是非常之俗气了,但是对于她自己来说,只要是金,不管是什么方法,她都很喜欢。
如果是满天星的话,那就好了呢。
“好的凯莉!谢谢你凯莉!你真是我最——好的朋友!”金这么说着跑开了。
又是朋友卡啊…凯莉小姐今天也是单相思呢。
第三天,当金扭扭捏捏站在凯莉面前时,她头顶的呆毛变得更萎了。
“你这是……表白成功了?”凯莉拆开一颗棒棒糖含在嘴里,突然被口中酸涩的味道刺激了一下,她展开糖纸,柠檬味。
真酸啊……
“不是的凯莉……我……”金支支吾吾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半晌,他才鼓起勇气将藏在身后的那束满天星拿出来,递到凯莉面前。
“凯莉,我喜欢你!”
“我……不知道要怎么说,因为我不会说那些深情的话。”
“但是我真的,非常非常,喜欢你。”
凯莉呆愣片刻,接过那束花,悄悄捏了一下手背,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才抬起头。
粉红色的满天星,和金发少年灿烂的笑容。
嘴里的糖,似乎没有那么酸了。隐隐有丝甜味在舌尖蔓开。
终于,不是单相思了啊。
“傻瓜,我也是。”齐刘海在微风的吹拂下抚过眉眼,依旧是那么温柔。
就像,她的少年。
end

欧叔生日快乐!画得比较糙emmmmm

@🐰小兔崽子🐾 字有点丑_(:зゝ∠)_

摘掉帽子的卡卡(我真的有在认真画emmmmm)

假装自己有认真在画画

日常对不起咔酱(非常不走心了)

【all金主双金】野渡无人舟自横

*私设有。人物属于官方,ooc属于我。
*基本上都是双金(除了番外)

一则寻人启事随着风飞舞,最终落入少年的手中。

少年眨了眨眼,把手中的纸揉成一团。

脚步声轻轻响起,少年独自一人行走在街头。一头金色柔软的发在风中轻轻地晃动,眼神却没有一丝温度。

被揉在手中的那张寻人启事,上面写着他的名字。

金。

金去了很多地方,他和格瑞常去的图书馆,他和嘉德罗斯去过的游乐园,他第一次被雷狮骗去的夜店,卡米尔经常带他去的甜品店,还有很多很多。

最后,金还是来到了这里。

他无助地靠在夜晚的一叶孤舟上,小舟随着水波静静地漂着。

少年清澈的嗓音响起:“如今,只有你陪我了啊。”金的神情四分孤寂六分留恋,手里依旧握着那张寻人启事。

比少年稍成熟一些的声音在他的脑内响起:“何必呢……”

金抬起头,蓝色的瞳孔依旧清澈,只是不复从前:“你知道的,我马上……就要消失了。”

他用自己的五十年寿命换来了他们复活,直到现在,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那一天。

“金,恭喜你获得了凹凸大赛的冠军,现在,我可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。”

“我想复活所有的参赛者!”金湛蓝的瞳孔中满是坚毅。

“抱歉,其它都可以,唯独这个愿望……需要用你的寿命来换。”丹尼尔面色严肃。

金!不可以!

无视黑金在他脑中的呐喊,金握紧双拳:“我愿意!只要他们都活着!”

丹尼尔叹了口气,最终还是答应了他。

“金,你何必呢。”黑金的声音再次响起,依旧是这一句,“你何必如此。”

金的嘴角悄然勾起:“因为,大家都是我最重要的伙伴啊。”大赛中的一幕幕,仍然历历在目。

黑金叹了口气,终是住了嘴。

另一边,大家花了所有精力去寻找他们心里的那个少年,却杳无音信。

一群人围坐在一起,思考着金会去哪里。中间的桌上,摆放着一张纸,上面秀丽的字写着:

我走了,请不要找我。

“还是没有那小鬼的消息,怎么办?”雷狮的眉头紧紧皱起。

卡米尔在雷狮身边劝说着:“大哥你先别着急,会找到金的。”

嘉德罗斯的脾气又上来了:“怎么办?还能怎么办!当然是继续找!”

几个人差点吵起来。

突然,安莉洁开口了:“占卜说,金去了一片湖泊,那里一到夜晚湖面就会慢慢变成紫色,映射出无数星辰,格外美丽。但是,这是一片不属于这里的湖泊。”

所有的目光集中在安莉洁的身上,嘉德罗斯更是直接站起来:“走!去找那个渣渣!”

“可是……不属于这里的湖泊,又在哪呢?”凯莉眯起眼睛,脑中不断搜索着目标。

安迷修忽然起身:“我知道了!安莉洁,冰岛之星上是不是有一片湖泊叫做夜吟湖?”

安莉洁点了点头。

夜吟湖上,金静静靠在小舟上,任小舟随波漂荡,月光下少年金色的发格外柔软。

金做了个梦。

梦里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他还在,大家也还在,黑金依旧喜欢在自己脑内吐槽别人。

一切,都是那么美好。

清晨,金缓缓睁开双眼,早秋的阳光浅浅照在他的脸上,显得少年格外温柔。

在脑内呼唤了黑金几声,却没有一丝回应,那张寻人启事也不知去了哪里。

小舟已经靠了岸,他正躺在湖边,周围是一片树林。

隐隐听到一阵脚步声,越来越近,金循声望去,只见自己曾经的伙伴正一个个焦急地向自己跑来。

金有点慌张,正想转身逃跑,却撞上一个身体。

格瑞握着他的双臂,紧皱着眉头:“你还要去哪里?你还要让我们担心多久?你知不知道…我有多想你。”

金低下头,又转过身看向其他人,紫堂幻,凯莉,嘉德罗斯,雷狮,安迷修,卡米尔,还有很多人,大家都一脸担忧地看着他。

“对不起……让大家担心了。”金垂着眼,心里正思索着黑金去了哪里。

“金,你怎么会来这里呢?还留了那样的纸条……”紫堂幻看着金的样子,于心不忍,“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”

“渣渣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“小鬼,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金的身上。

金不敢面对大家的目光,索性躲到了格瑞身后,许久才钻出一个头来:“我很抱歉,这件事情……我不能说。”

凯莉只想着这许是金的秘密,便体贴地直接招呼大家:“唉回去了,人都找到了还留在这里干什么,走了走了。”

于是一行人又回到了原先居住的地方。

回去的时候,金有很多疑问,他对于本该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而感到奇怪,自己的生命明明应该要结束了,而现在他依旧活着,以及,

黑金到底去了哪里。

他不知道,他寻找的那个人,永远消失在了他的身体里。

他的少年,永远留在了野渡的孤舟上。

——————番外——————

凯莉打了个哈欠,挥了挥手中的小扇子:“拍摄完毕,收工!”

然后就看见嘉德罗斯一脸嫌弃:“这剧本到底是哪只虫子写的?烂成这样。”

黑金搂着金,嘚瑟地看着嘉德罗斯:“谁写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永远都得不到金。”说完还挑衅地往其他人看了一眼。

金突然被搂住吓了一跳,一转头看到黑金更惊悚了:“等等等等,黑金你怎么实体化了???”小天使表示他受到了惊吓。

前来探班的秋(格瑞叫过来的)看见这幅场景,连忙上前,一脸和善(bushi)地望着黑金。

然后黑金就被秋带着一帮人围攻了,总之,场面十分混乱。

这时,卡米尔趁机走上前:“金,我最近发现一家很不错的甜品店,要一起去尝尝吗?”

金一听到甜品店就两眼发光,哪还会注意到另一边发生了什么,直接就被卡米尔拐走了。

当这一帮人打完架回来发现自己的小天使不见了,心里别提有多少句mmp了。

雷狮:弟弟总想抢他的嫂子,怎么办在线等。